产品赏析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赏析 >

傅申的一生几乎见证了近现代中国书画鉴藏史

时间:2016-11-25 11:26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80岁的台湾大学艺术研究所教授傅申先生,是中国书画鉴藏界的权威之一。可以说,傅申的一生几乎见证了近现代中国书画鉴藏史。
 
  昨天上午,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小剧场,参加浙江大学中国收藏与鉴定史国际研讨会的听众坐满整整两层楼。在提问环节,作为与会学者的傅申拿过话筒,没有什么来由,突然说道:“我宣布,中国艺术史研究的黄金时代到了!”
 
  台下掌声响起,上一秒还沉浸在激烈论辩中的听众,迅速明白了傅申的理由——两天48小时,这场公开课的台上与台下,都太精彩了。
 
  昨天和前天,十七位来自两岸故宫、香港中文学大学文物馆、美国佛利尔美术馆的专家和浙江大学、中央美术学院、台湾大学、美国加州大学、布朗大学和欧洲的学者,带来了十余场最新研究报告,有掌声,也有探讨;
 
  前天会议的高潮,发生在傍晚李慧闻教授的演讲《一个肆无忌惮的收藏家与两个改动的董其昌印章》之中。
 
  题目听起来就很吊人胃口,事实上,演讲也的确像极了一部侦探小说。
 
  李慧闻研究董其昌多年,对其笔墨、印章等细节了如指掌。但有一次,她却在赵左《枕石漱流图》的董其昌所题引首中,发现了两枚她从未见过的印章——两枚印章所用的斋号与字,确是董其昌本人的,但董其昌却从没有在其他作品的中使用过它们。
 
  更蹊跷的是,将两枚印章高清放大,比对董其昌真迹中常用的两枚印,发现每一枚都各与另一枚中的一半几乎一模一样,包括磨损痕迹。
 
  李慧闻不得不怀疑,《枕石漱流图》引首中的两枚印章是被人修改了。为什么?她认为,是收藏家故意让这件作品存有疑点,以方便作品出境。
 
  李慧闻的发现几乎引爆了全场。自古以来,有很多例子显示,一个收藏家为了抬高他藏品的身价会用各种形式作假,以使它看起来更古旧,更稀有,或更有名,而这个例子,在艺术史年鉴里几乎没有。
 
  但她最后的推测,也让很多专家和听众发出了疑问。比如傅申先生问,这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刻的两套印章?也有人提出,会不会这件董其昌作品就不是真迹?